【神諭正法(逍遙奉天)】幡動‧番外二:春時遍是桃花水

冷冷的冰雨在臉上胡亂的拍,

我要在冷圈自己生火加柴OvO


全文都是車,走評論。


--------------------------------

小劇場


飯局──


君奉天:離經,近日門中一切可好?


玉離經:亞父不必掛心。(夾了一把菜到君奉天碗裡)嚐嚐昨日食堂新推出的菜色。


玉逍遙:離經,你太偏心了,只給奉天哥哥夾菜,義父呢?(委屈得吃手手)


玉離經:(嚇得手一抖,菜差點掉到桌上)


君奉天:……(夾了根大雞腿塞進玉逍遙嘴裡)


【逍遙奉天】幡動(完)應是燈火闌珊處

※老樣子,中間有車,完整請走評論

完結了!

拖了好一陣子,

因為忙完工作後,正劇衝擊太大,所以小腦袋一直不知道結局怎麼收。

後來還是照原本的打算收了,

更多的肉請期待不定時掉落的番外。XD

貼心提醒:

1.本篇有互攻唷!雷者可以跳過中間開車的部分~

2.地冥(十七)戲分不多,但存在感挺重,在座如果有不愛他的請跳過開車後那段XD

  君奉天站在昊正五道的山頂,腳下往前一步便是懸崖。

 

  不遠處,正是昊正五道最後一道,殿內的皇儒無上正在檢查玉逍遙的魔氣是否穩定。即使玉逍遙狀況一直良好,皇儒無上依然要求這個把自己從人族搞成無上心魔的後輩得定時來報到──若是不來,這...

【奉天逍遙】青衿(七)一日不見,如三月兮(完)

全文連結:01 02 03 04 05 06


一日不見,如三月兮(完)


  「玉逍遙。」


  君奉天進入玄尊陵寢的那天,在地冥面前,久違的喊了一聲天跡往昔的名字。


  天跡神毓逍遙當下面上不顯,心頭卻實實在在的被君奉天那聲呼喚撞擊了一下──一點也不疼,反而好一陣的酥麻;那道嗓音在撞了他的心頭後,破碎開來,化作一攤黏稠的麥芽糖,將他的悸動包裹住。


  君奉天一直是直呼他姓名的,喊他,玉逍遙。他雖然總愛抱怨君奉天不肯喚他師兄,但心裡卻不討厭君奉天這樣喚他。那種放肆的態度,正象徵君奉天...

【奉天逍遙/無差】長別離(小短文)

隨便寫寫,證明我還活著。

不曉得哪個詞太敏感被蔽障了,走評論連結吧。

【奉天逍遙/無差】香冷入瑤席(小短文)

香冷入瑤席

  他抱著人,溫柔的撫摸對方的頭髮。


  玉逍遙愛睏的靠在他懷裡,呼吸著他身上淡薄的冷香。


  「奉天,我醒來以後,你還在嗎?」


  君奉天安撫的,一下一下的,由上到下順著他的背脊撫摸。


  玉逍遙睡意幾乎漫出眼眸,卻仍執拗的問,「奉天,你會陪著我嗎?」


  他無奈地嘆口氣,將人打橫抱起,放到床上。


  溫柔的扳開玉逍遙拉著自己衣袖的五指,他替玉逍遙蓋好被子,將手掌覆在玉逍遙迷濛的睡眼上。


  玉逍遙眼前一片漆黑,乖乖地閉上眼,卻依然昏昏欲睡地呢喃著,「奉...

如果有在坑裡的道友,先說聲抱歉,這個月我仕事整個炸裂,所以不大發文。
但等過陣子,十月大概就好了,有在遲緩更新的青衿和幡動是不會坑的。

如果有哪個坑想敲碗可以留在這篇評論,當然若是沒人在坑底更好,哈哈。

總之很謝謝幾位逐篇幫我點心心的道友,讓我心累的時候感到一陣暖流(笑)

Goodnite,goodluck:)))

【逍遙奉天】幡動(八)花滿枝,兩相思(限)

※開車部分收評論,高度OOC,慎入。


※不過如果前面那麼天雷你都吃得下了,我想這應該只是一品雷劫的程度而已吧(喂)


※總之我想趕快完結可是心情太差忍不住開起車來剎不住。


※我自暴自棄了。


※沒OOC的應該只有離經跟雲忘歸吧。(哀傷)


  德風古道來了個新老師,教授儒門劍法與政事,容貌年輕得驚人。 


  烈陽熾焰,儒門演武場毫無遮掩,曬得人汗流浹背、皮膚紅燙。


  君奉天行若流雲,劍勢如濤,猛烈之中藏著綿延劍意,三遍演示已過,劍尖一挽,旋踵收劍回鞘,神色淡漠的面對一班面容青澀的儒門弟子。


  「今...

【奉天逍遙】明月入我懷(限)

※跟七夕一點關係都沒有的七夕賀文


※天雷滾滾,對、我是黑粉(喂


※其實一開始只是心情差想開車,但是忍不住還是補了前後劇情


(收評論)


※小劇場


「說起來,明明都是我在床咚、桌咚奉天,為什麼最後還是我在下面……」


「你一開始是在上面。」


「……」


玉逍遙決定結束這個話題。


【K】【禮娜】朋友

  宗像禮司是個單純的人。他會朝自己認定的方向全力以赴。

  安娜一直以為自己和這個人唯一的交集是,他們都很喜歡尊漂亮的紅色。


  直到少女成王。


  強大力量帶來的只有痛苦和無力。

  因力量前任主人死去所帶來的痛苦,因無法充分掌握力量保護吠陀羅的無力。

  而這分力量的覺醒,卻牽起了她和青王的聯繫──不,應該說,是櫛名安娜與宗像禮司的羈絆。


§

  她越來越明白,為什麼尊總是喜歡和這個人做對。

  當你見到宗像禮司的時候,因為他冷淡疏離的眼神以及拒人千里之外的氣質,使人很難注意到他的外貌多麼傑出。

  但是當他眯起眼來時,卻個明艷得讓人心動的標誌麗人...

【K】【雙王】承諾

※尊被監禁時期的正劇向小短文。當時只是想寫寫雙王間危險的氣氛XD


  紅與藍的交界。


  陽光透過小窗,照進房間,隨著時間推移,拂上男人的面容。

  一片寂靜如深深海底。

  心跳聲。

  呼吸聲。

  窗外輕輕的風聲。

  落葉沙沙在地上滾動的雜音。


  面向牆壁側躺的男人睜開惺忪金眸,因著長廊上傳來的腳步聲。整齊規律。

  他腦中已可以想像足音主人挺拔的身姿,一絲不苟的衣裝,邁開的每一步都是同樣間距,同樣的頻率。


  於是,懶洋洋的闔上眼。


  足音止,打開門後又關上。

  略帶嘲諷的薄涼嗓音在安靜的空氣中響起,像一滴太深沈的藍化入白水中。...

© 海棠本無香 / Powered by LOFTER